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今日香港马报正版资料 >

市委书记一脚把秘书长踹倒门牙都掉了!

  古往今来,为官者需服人立威。评价一个领导干部时,说他在干部群众中享有较高威信,也是一种褒奖。然而在如今,官威一词却大多成为贬义。究其原因,就在于某些官员错误地理解官威。

  为官者不能失了威信,但威信不等于威慑,威严不等于威逼。要立威靠的是众人信服,而不是装腔作势。非要抖威风,讲排场,树起来的只是一身官气而已。这样的官威,难怪令人嗤之以鼻。

  许多落马官员以脾气大、排场大著称,在所任职的部门或地区,大搞一言堂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。更有甚者,对下属拳脚相向,连为人的基本礼貌也不顾了。

  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因为误会某位秘书长下电梯时抢行,一脚把人家踹倒,后者门牙都掉了。

  今年1月,甘肃省纪委监委对于武威市原市委书记火荣贵的问题通报中,专门点了一条:“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。” 据媒体报道,火荣贵多次动手打人,传播最广的就有两次。

  一次是因为奠基时铁锹头掉了,他当场举着铁锨柄追着负责干部打。另一次因为误会某位秘书长下电梯时抢行,一脚把人家踹倒,后者门牙都掉了。

  海南省委原常委、副省长谭力,多次因为与下属意见不合,先怒斥对方,接着便是一记耳光。

  他以前担任市委书记期间,带着一帮友人现身酒店,却发现原本专属于自己的高级包间被人占用。原来,谭力宴客大多使用这个包间,酒店工作人员只在确认谭力没有饭局的情况下,才安排给其他客人。当天工作人员得知,谭力在北京开会,便安排另一名市领导使用该包间。却不料谭力下午乘机回来,晚上突然出现在酒店。一见包间内有人,谭力怒不可遏,大声呵斥,还扇了当地一名正处级官员的耳光。

  如此官威,令人不寒而栗。此后不久,谭力曾洋洋自得地对外提到,当时出手扇耳光,是看这名下属还算可造之材,与自己关系也较为亲近。

  由此可见,在这些落马高官眼中究竟如何看待官威。他们大概觉得,耍威风是可圈可点的优点,表明自己工作有魄力。谭力接受采访,称自己情绪急躁,市委办的人都被骂遍了。谭力讲述骂人时,同样是带着夸耀的意味。然而,将打骂下属当成工作有魄力的观念,本身就是大错特错,更暴露其本身的教养之差。

  一汽集团原董事长徐建一也是一名经常打骂下属的高官。他曾在一次内部会议间隙的公开场合,当众掌掴一位下属公司的总经理。

  据媒体报道,数年前在海口的一汽采购年会上,有一个老总到晚了,徐建一喝高了,说着说着就给了对方一记耳光。

  合肥市原副市长、公安局原局长程瀚不仅打骂下属,甚至将打人的事挂在嘴边,洋洋自得。程瀚去派出所视察,一名民警在电脑前忙工作没看见,没及时起立敬礼,被他一个耳光打上去,骂其“不长眼”。事后程瀚还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将此事作为反面案例,斥为“不懂规矩”。后来,因为一次公务接待上的琐事,程瀚嫌副局长“没陪好”他的客人,当众大骂后动手打人,用力过猛打掉这名副局长一颗牙。

  一个领导者让下属敬畏,绝非靠动辄打骂或是乱发脾气,而是其自身的工作业绩与人格魅力。公生明,廉生威,真正的官威绝不是靠颐指气使。

  与恣意凌辱下属同事,飙脏话,乃至动手打人的高官不同,有些官员讲究“不怒自威”。可惜的是,他们对于不怒自威的理解同样偏颇。

  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在北京有一个秘密据点,只有与他关系极为亲近的人,才能去那里纵情声色。廖永远对于前呼后拥那一套更是在乎,曾有一次去吃饭时,下属没能跟上他的步伐,立刻被扣掉半个月绩效,还要对方加强锻炼。本来是显自己之威风,非得裱糊上一层“为下属好”的浆糊,内心的虚伪可见一斑。

  吕梁市的一名干部曾称,他亲眼看见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痛斥一名县委书记半个小时,县委书记吓得双腿发抖。杜善学还在公开场合威胁一名市委常委:“你有什么关系,我知道,我有什么关系,你不知道,我想让你滚蛋,能三点,不四点。”

  在吕梁深耕多年的市委常委、副市长张中生,曾经在饭局上抱怨过杜善学太霸道。这话传到太原后,张中生接到一名与他关系不错的官员的电话,告诫他“退一步海阔天空,千万别招惹杜根子”。

  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,为了在下属面前“立威”,经常电话查岗,还让对方必须在限定时间内赶到办公室。下属们即便到了下班时间,依旧神经高度紧张,唯恐接到仇和的电话。仇和还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规矩,凡是接到通知参加自己主持的会议,下属必须跑步下楼、快速上车,女士都不敢穿高跟鞋。

  还有部分官员,将不怒自威曲解为时刻让下属战战兢兢,并且只能买自己的账。镇江市原副市长李卫平以霸道著称,他担任县委书记时,与县长关系十分紧张。有些由县长主持的会议,县里的局长与乡镇一把手因为惧怕李卫平,竟然集体去医院开病假单请假。

  某些官员为了抖威风,甚至将黑道帮派那一套也用了过来,什么“老板”“老大”“大爷”,叫得越有江湖味,反倒越认为霸气十足,威风凛凛。原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,被下属称作“武爷”,俨然江湖大佬,津门一霸。

  如此理解官威,实在大错特错!在这些官员喝名酒、戴名表,一顿饭吃掉几万元,学江湖老大被人前呼后拥,让属下无所适从时,自以为官威赫赫,实则是威信扫地。

  耍官威这种“病”具有极强的传染性。官员本人耍官威已令人深恶痛绝,有些落马官员的家属、秘书、驾驶员,甚至特定关系人,耍起官威来更加厉害。

  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,曾当过省委主要领导的大秘,为人嚣张跋扈。后担任马鞍山市长时,好几次省里的厅长来调研,市委书记早早到场,他却姗姗来迟。甚至对省领导,他也缺乏应有尊重,私下说“当年某人想见一把手,被我挡在门外几小时”。

  俗话说,上梁不正下梁歪,一些没有自制力的下属,被上级领导的作风带“偏”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同样是担任领导秘书,被称为“河北第一秘”的李真,也以官威吓人闻名。早晨上班遇到了红灯,李真的车却没有停。交警作出手势,意思让李真的车靠边,接受处罚。等交警靠近车后,车窗被摇了下来,李真破口大骂:“瞎了你的狗眼了?连我也不认识!”

  夫妻关系,是家庭关系的核心,不仅双方的性格作风容易彼此影响,一个家庭的家风都可能受二者的影响。

  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的老婆于丽芳,被江西官场称为“于姐”,她也是一名威风八面的官太太。于丽芳身体偶有不适,从不住江西的医院,而是超标准住进北京、海南等地的高干病房,江西的大小官员纷纷上门探视。于丽芳酷爱瓷器,收藏的瓷器不计其数,离开江西时为了搬家,一个电话就调动铁路部门的几个车皮。

  如果说官威是一种传染病,传染源还在官员自身,官员的身边人员抖官威,根子也还在官员。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带着情妇徐某出席饭局,一名正厅级领导不知徐某身份,正想一屁股坐在李嘉廷身旁。李嘉廷微微一笑,指着座位说:“小徐坐这里。”厅官折了面子,小徐有了威风。多几次这样的饭局,徐某有样学样,官威自然就出来了。